流淌的悲伤

朽木白哉:“我们不应该流泪,那对内心来说,等于是身体的败北。那只是证明了,我们拥有心这件事,根本是多余的。”
我常在一个人的下午时光,静静地流淌,悲凉的泪。心中有什么被触动,有什么被感动,说不清楚。
泪,承载了什么,记忆了什么。
一直都觉得流泪并不是软弱的表现,反而是用于表现的坚强。
也许,流淌的悲伤,是一双翅膀,能带领我们向着更高更远飞翔。